正赶上曹二拖的女儿和时任村主任曹振贵的女儿结婚,为解决企业关停后村民的收入问题

来源:未知作者:产品展示 日期:2020/02/06 00:38 浏览:

摘要:河北省雄县张岗乡张庄村从事塑料加工产业已有30多年,但是,随着环境保护力度的加强和人们生态意识的提高,该村已经逐渐“封存”塑料产业。   9月5日上午,河北省雄县张岗乡张庄村村民刘世宏正张罗着将院中的包装箱装车拉走,至此,其开办8年之久的宏淙塑料厂中的设备和原材料已全部清理完毕。“肯定有些不舍,但这是大势所趋啊。”刘世宏说。雄县张岗乡张庄村村民刘世宏正在搬运剩余的包装箱。 于俊亮 摄  “我们村从事塑料加工产业已有30多年历史。”张庄村党支部书记张卫东介绍说,该村现有798户、2383人,全村从事塑钢粉料、造粒、角线等产业的小企业共有161家,直接从业人员1000余人,其余村民大都在围绕这个行业服务,张庄村也因此成为远近闻名的“塑料村”。  在创造了经济效益、增加了村民收入的同时,塑料加工产业的弊端也逐渐凸显:噪音污染、空气污染成了无法回避、难以治愈的痼疾。一到企业生产的时候,村民都呆在屋里不敢出门,空荡荡的街道看不到人影,刺耳的噪音持续刺激耳膜,刺鼻的气味四处扩散,整个村庄成了“被文明世界遗弃的孤岛”。张庄村关停的庆红塑料厂车间内已蒙上了厚厚的灰尘。 于俊亮 摄  为改变村内环境,根据环保治理要求,2017年5月初,该村决定把村里的“散乱污”企业全部关停。  张庄村村主任张瑞光称,虽然做出了决定,但这样大规模的关停让村“两委”干部都感到犯难。为此,张卫东书记积极行动,先做“两委”干部的思想工作,再由“两委”干部去做58名党员和47名村民代表的工作,最后大家一起做全村老百姓的工作。  在关停过程中,为将村民的损失降到最低,村“两委”干部、党员及村民代表挨家挨户到村民家中对存料进行拍照登记,根据调查情况,采取“存料少的先断电,存料多的缓一缓”的办法,尽量让大家把手中的存料处理完。至2017年5月20日,张庄村共分5个批次,对全村161家“散乱污”企业全部实施了断电停产。  “这是一项牵涉民生的工作,决不能一关了之。”张卫东称,为解决企业关停后村民的收入问题,村“两委”主动作为,经分析研究,决定对有固定客源的企业,在征求意见后,积极帮助其外迁。对有二次创业意愿的企业主,鼓励其外出参观,引导其瞄准农业观光园、花卉养殖等绿色项目,寻找商机,抱团取暖,共渡难关。同时,积极寻求政府帮助,为村民提供厨师、月嫂、电工、绿化、家政、环卫、电脑等免费培训,并与白沟等地企业对接,引进纸花、箱包加工等行业,促进村民就业。目前,该村已有100多名村民实现了再就业,20多家企业转型外迁。  在关停“散乱污”企业的同时,张庄村“两委”大力开展树新风、破陋习活动,倡导厚养薄葬,制定村规民约,推动移风易俗。  前些年,随着村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该村的红白事出现了大操大办、铺张浪费的现象,有钱的讲排场,没钱的打肿脸充胖子,举债办事。在攀比和从众心理的裹挟下,村民们办酒席的档次越来越高,花销也越来越大。  “一场红白事办下来,少说也要花2万元,多的要花5万多。”张瑞光称,为减轻村民负担,该村制定出台了“两消四限”村规民约:取消红事拉单和白事后谢,限制鞭炮、烟酒、白事娱乐活动及正席大菜数量(由4个大菜减为2个)。这一规定实行后,平均每桩红白事可为村民节省上万元。  8月23日,经该村“两委”研究、红白理事会讨论通过,又追加了《关于红白事简办补充规定》,在“两消四限”的基础上,取消宴席大菜和白事娱乐项目,并对鞭炮规格和数量做出明确限制。  村民王顺学为孙女办的满月宴是张庄村《红白事简办补充规定》公布后村里的第一件喜事。“节省了3000多元,这样的规定大家都拥护。”王顺学说。  推动移风易俗,让老百姓既省了钱,又能把事办好,群众拍手叫好。雄县县委宣传部透露,张庄村的这一做法被选入河北省基层党建经典案例。  如今,走进张庄村,庄稼成熟的清香随风飘散,街上随处可见笑语盈盈的人群,久违的蝉鸣又回荡在耳边。 (来自:中新网)

图片 1

“红白事”主家不设账桌,不摆酒席招待乡亲们;“白事”不随礼,“红事”乡亲礼最高随5元……这些是深州市魏家桥镇梁家庄村过“红白事”的老规矩,至今已经坚持了20年。 梁家庄村是个传统农业村,有200来户、700多口人,1300多亩耕地。过去,和其他村一样,谁家有“红白事”,比着看谁办得规模大,又是吃又是喝,要闹腾好几天。主家花费多不算,还耽误生产。条件好点儿的,虽然不愿意甚至从心里反感大操大办,但碍于情面,违着心“随波逐流”;条件较差的户,怕乡亲瞧不起,也“打肿脸充胖子”,举债也要办得“风光”…… 1993年秋,时任村支书的曹二拖,下决心刹刹这股不良风气。他召开村“两委”班子会决定,移风易俗,“红白事”简办。几经讨论,专门出台制度并坚持至今—— 建立组织有人管。村里成立了红白理事会,4名成员由当时的4个生产队长暂时担任,职责是负责收乡亲礼。全村按区域划为四个片,每片由一名理事会成员负责收取礼金。村民可就近到本片负责人处交礼金,如有不便也可跨片交。从那年冬天起,遇到“红白事”,理事会的4名成员便会提前一天收取乡亲礼,主家和理事会成员核对无误后开列明细贴在墙上让村民监督。 建章立制做保障。村里制订了红白理事会制度,明确要求“红白事”主家不设账桌。考虑当时人们的收入,规定白事一律不收钱,红事礼金数额最多不超过3角。后来经济发展了,做过几次修改,现在谁家孩子结婚,村民只象征性地随点儿乡亲礼,但最高不超过5元。 干部带头做表率。常言说,“万事开头难”村民们都知道这是件好事,但最初谁也不愿带头。当时,正赶上曹二拖的女儿和时任村主任曹振贵的女儿结婚,大家自然都想看看村干部定下的制度,他们自己能不能带头执行。两家闺女结婚时,他们带头落实制度,既没摆帐桌,也没摆酒宴,只请来当家子、亲戚们吃了碗大锅菜,就把女儿嫁走了!干部带了头,村民们都心服口服。 如今,在梁家庄村,简办“红白事”已成了村民的习惯。现在村里有娶媳妇、嫁闺女的,全村的乡亲礼加起来也就600元左右。“红白事”简办也“与时俱进”,逐步改革和完善:婚宴取消了,连回门、看闺女、请媳妇、请女婿等后续程序也没了,又节省了一笔开支,减少了许多麻烦。 “红白事”简办的观念,在当地产生了良好示范效应。邻近各村纷纷开始学习、效仿,一条好规矩引领出农村一方新风尚! 郭树合 段朝鹏

对此,马家院村“两委”就红白喜事简办做专题研究,经村党员会和村民代表大会一致通过,确定了《马家院村红白喜事改革实施办法》。红事由村红白理事会执行小组按照办事人家实际情况,办事人员能减就减,吃饭以大锅菜为主,烟不超5元标准,酒不超15元标准等。白事烟不超5元标准、帮忙人员不发烟,没有酒,火化用自家车辆等。喜事本着“不宴请、一律从俭”的原则,像订婚、生子、升学、参军等不搞亲属范围外的宴请等。

作为年产值超100亿、中国北方最大的塑料包装印刷基地的雄县,更是要彻底关停取缔涉及废旧塑料、印刷等重污染散乱污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