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辆垃圾转运车开到杂多县萨呼腾镇吉乃滩社区牧民查勒家门口,一辆垃圾转运车开到杂多县萨呼腾镇吉乃滩社区牧

来源:未知作者:企业资讯 日期:2020/02/25 04:35 浏览:

摘要: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制品其原料主要来源于石油基化工原料,资源消耗、环境污染很大,长期使用不利于人体健康。据质检院专家介绍,一般的塑料制品在自然界中,要数百年才能分解,不管采用填埋或焚烧哪种方式处理,都会对环境产生危害。   为保护澜沧江发源地生态环境,玉树藏族自治州杂多县出台禁止生产销售使用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制品工作方案,通过“户分拣、村保洁、乡收运、县处理”新型牧区垃圾处理机制,不用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制品。玉树全面禁用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制品10月15日一大早,一辆垃圾转运车开到杂多县萨呼腾镇吉乃滩社区牧民查勒家门口。查勒按照塑料瓶、易拉罐、纸板、玻璃四个类型,把垃圾分别装进四个环保袋子里面。查勒说,牧民回收垃圾的过程很简单,也很方便。每天早上垃圾转运车开到查勒家门口时,他只需把提前分拣的垃圾拎出门,倒进车里就行了。垃圾车随走随停,没过半个小时,已经装满各类从牧民家里送来的塑料瓶子。    目前,杂多县共有9个社区服务站,覆盖人口近四万人。设有46个环保网格,184个卫生小组,并配备网格长和卫生小组组长。他们带领居民每天和环卫工人一起忙碌,8时准时将家里的垃圾按照塑料瓶、纸张、玻璃瓶、易拉罐分类后,等待垃圾转运车的到来,一起守护县城卫生环境。据介绍,杂多县萨呼腾镇各社区每半个月固定组织一次卫生大检查,查死角,摆问题,亮不足,做到及时发现、改正。另外,加大基础设施投入力度,仅2015年用于环卫工作的资金就达到1450万元,新聘社区保洁员110名,购置垃圾压缩机两台和垃圾桶400个。    杂多县政府有关负责人称,杂多县“户分拣、村保洁、乡收运、县处理”的基本模式能够运行,主要原因在于走出一条政府、社区、学校、企业、牧民共同参与生态环保建设的“N 1”新路子,杂多县通过让牧民交卫生费,让企业发放环卫工人工资,达到政府、社区、企业、牧民多方相互监督的效果,实现从源头到末端共同发力,真正推动澜沧江园区垃圾减量,增进资源利用率和提升综合处理效率。 (来自:中国塑料机械网)

为保护澜沧江发源地生态环境,玉树藏族自治州杂多县出台禁止生产销售使用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制品工作方案,通过“户分拣、村保洁、乡收运、县处理”新型牧区垃圾处理机制,不用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制品。

新华社西宁10月30日电题:青海杂多县委书记才旦周:为澜沧江源谋保护 为藏区百姓谋幸福

图片 1

图片 2

10月15日一大早,一辆垃圾转运车开到杂多县萨呼腾镇吉乃滩社区牧民查勒家门口。查勒按照塑料瓶、易拉罐、纸板、玻璃四个类型,把垃圾分别装进四个环保袋子里面。查勒说,牧民回收垃圾的过程很简单,也很方便。每天早上垃圾转运车开到查勒家门口时,他只需把提前分拣的垃圾拎出门,倒进车里就行了。垃圾车随走随停,没过半个小时,已经装满各类从牧民家里送来的塑料瓶子。

新华社记者张大川

杂多,美丽而陌生的地方。它在哪里?在三江源头,澜沧江畔。68岁的杂多县昂赛乡老兽医求军结束了一天的工作,背着沉重的药箱回到家中,关上庭院大门的一刻,一只可爱的小岩羊突然蹿了出来,趴在大门上撒着娇,不愿离去。

午后,民兵生态管护员扎尕驾驶着满载垃圾的皮卡车从虫草采挖区而来,向位于青海省甘德县柯曲镇的垃圾处理厂驶去。“以前我们捡拾的垃圾只是做简单焚烧、掩埋处理,污染大得很,现在按照垃圾分类,可以送到垃圾处理厂处理了!”扎尕满脸骄傲的表情。青海省军区拓展深化“民兵+”功能以来,一支支民兵生态管护员活跃在草原深处、江河源头,成为草原“清洁工程”主力军。

目前,杂多县共有9个社区服务站,覆盖人口近四万人。设有46个环保网格,184个卫生小组,并配备网格长和卫生小组组长。他们带领居民每天和环卫工人一起忙碌,8时准时将家里的垃圾按照塑料瓶、纸张、玻璃瓶、易拉罐分类后,等待垃圾转运车的到来,一起守护县城卫生环境。据介绍,杂多县萨呼腾镇各社区每半个月固定组织一次卫生大检查,查死角,摆问题,亮不足,做到及时发现、改正。另外,加大基础设施投入力度,仅2015年用于环卫工作的资金就达到1450万元,新聘社区保洁员110名,购置垃圾压缩机两台和垃圾桶400个。

深秋的青藏高原,如绸缎一般的草原早已染上金黄,连绵起伏的山脉装点着皑皑白雪。5年前,才旦周也是拥抱着这样的景致,奔赴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杂多县担任县长,之后升任县委书记、三江源国家公园澜沧江源园区管委会党委书记。

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岩羊撒娇不愿和求军分别人民网记者余璐摄

图片 3

杂多县政府有关负责人称,杂多县“户分拣、村保洁、乡收运、县处理”的基本模式能够运行,主要原因在于走出一条政府、社区、学校、企业、牧民共同参与生态环保建设的“N 1”新路子,杂多县通过让牧民交卫生费,让企业发放环卫工人工资,达到政府、社区、企业、牧民多方相互监督的效果,实现从源头到末端共同发力,真正推动澜沧江园区垃圾减量,增进资源利用率和提升综合处理效率。

面对我国首个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尚无经验可循、“虫草之乡”治安乱象频生、江河源头垃圾遍地等困局,才旦周坚忍顽强、忠诚担当,肩负起为澜沧江源谋保护、为全县百姓谋幸福的重任。

“这是我去年6月在上山挖虫草的途中救助的一只小岩羊,当时岩羊妈妈已被雪豹咬死了,可怜的小家伙躺在血泊中,我把它抱回家治疗了3个月,恢复健康后把它送回大自然。”求军说,已经一年多了,每次送到山林,它总是一次次地跑回来。“藏民族对大自然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敬畏,从小就知道山水林草湖不能弄脏,不能猎杀野生动物。当动物们遇到困难的时候,本能想到的是帮助它。”求军说。三江源,位于世界屋脊——青藏高原腹地,是长江、黄河、澜沧江三大江河的发源地,素有“中华水塔”的美誉,是珍稀野生动物的天然栖息地和高原基因库,是中国面积最大的高原高寒湿地生态系统。作为国家生态屏障,三江源的大美画卷已经展开。杂多县位于玉树州西南,是澜沧江发源地,三江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县委书记才旦周说,“保护好三江源,保护好‘中华水塔’,确保‘一江清水向东流’,是党中央、国务院和全国人民的重托,也是杂多人民自觉担负起的特殊责任。”设立生态管护员:让牧民增收环境变美

青海每年的5月至7月,是冬虫夏草的采挖期,虫草采挖队伍浩浩荡荡,堪称“万人大军”。令人堪忧的是,在冬虫夏草的分布区,放眼望去,草原上遍地是方便面包装袋、罐头、饮料瓶、啤酒瓶、废弃的衣物。在此期间,三江源区虫草采挖区的玛沁、甘德、达日县的全部生态管护员都要到野外去工作,把成吨的垃圾带回县、乡统一处理。据管护员讲,每年约50平方公里的山区面积,如果大部分长有虫草,平均1万多人的采集队伍,一个多月下来,至少会产生5-6吨的生活垃圾。虫草核心分布地带就处于长江、黄河等源头的高寒草甸,大风、降雨会将草原垃圾直接带入河流体系,三江源保护区“中华水塔”的生态地位堪忧。

摸着石头过河 探索创新三江源生态保护机制

生态管护员扎次尼玛在巡山过程中捡拾垃圾人民网记者余璐摄

图片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