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料企业参考期货合约价格,倒逼我们现货贸易商也要涉足期货业务

来源:未知作者:企业资讯 日期:2020/03/01 09:13 浏览:

摘要:20峰会正慢慢朝我们靠近,不过其带来的环保风尚早已先行,塑料等相关产业的感受应该最是明显。为求“西湖蓝”,相关产业链的停限产的热度有增无减。此外,8月是PP淡旺季交接时段,加之7、8月停车检修较为集中,下游市场提前备货的可能性增大,现货需求或回暖。上述因素共振,有助于推升塑料期货价格。   9月4日,第十一届G20峰会将在杭州举行。G20峰会无疑需要严格的环境保障措施,杭州及周边省市将更大力度地对印染、塑料企业进行停限产管控,力求实现“西湖蓝”。也正是在大会即将举办之际,记者对江浙地区聚烯烃产业走访时发现,一直以来上游石化企业保持着对价格的绝对话语权,中游贸易企业和下游终端商往往只能是被动接受的一方。    然而,现在这种游戏规则正在慢慢改变。随着最近几年国内聚烯烃现货市场的变化以及大商所期货市场相关品种日益成熟,产业企业在逐步整合上下游优势资源,积极利用期货市场实现稳定收益和转型升级。这是一种以期货市场价格为参考的定价模式,参考标的正是在大连商品交易所挂牌的聚乙烯(PE)和聚丙烯(PP)期货。    据提供的数据显示,2015年包括PVC在内,大商所三个塑料期货品种共成交2.3亿手(单边,下同)、日均持仓60.7万手,同比分别增长了133%、44%,塑料品种已成为大连期货市场的中坚力量。同时,投资者结构不断优化,参与大商所塑料期货交易的法人客户的成交占比达到32%,涵盖了塑料产业上中下游全链条客户和众多投资机构,形成了多元化的投资者结构。    随着市场参与主体逐步多元化,这也导致市场价格竞争日益激烈,价格运行也更加透明,尤其是大商所线性低密度聚乙烯(LLDPE)、聚丙烯(PP)等期货的相继上市,期现市场的联动性越来越强,聚烯烃逐步演变为期货加减升贴水的定价模式。    正是由于定价模式的改变,整个石化行业也面临着重新洗牌、格局重塑的境况,聚烯烃产业面临的挑战亦不小。对于既承载上游刚需的生产和销售,又要面对下游随机分散采购的中间环节贸易商来讲,处在夹层中的他们,对于实现企业自身稳定经营、规避来自上下游风险的需求就变得十分迫切。    “一方面,国际油价大跌,带动整个化工品价格重心的大幅下移,传统的贸易商买卖赚中间差价模式无利可图,经常高买低卖亏损严重,不少贸易商被淘汰出局。另一方面,石化对经销商的实力和资金要求也越来越高,而终端塑料加工企业受宏观经济疲软影响出现了强弱分化显现,一些贸易商对应的下游加工企业的终端订单越来越萎缩,分销能力变弱。”东吴期货分析师王广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业内人士表示,现在现货贸易商的经营面临很多困境,除了塑料贸易商的利润微薄之外,不论在买货数量还是价格上贸易商均缺乏主动权。作为石化的贸易商,每个月有一定量的购货要求,若达不到当月指标,可能会被取消代理资格。此外,他们对石化企业的定价只能被动接受。    “在这样的环境中,实体企业继续依靠传统的贸易谋求发展遇到了瓶颈,寻求业务模式的创新,突破以往传统的加价搬货第三方分销盈利模式变得刻不容缓,需要在仓储、物流、资金、信息等各种要素服务中自如切换。此时,这也只有期货市场能帮助企业实现这种切换。”上海四联飞扬化工新材料有限公司总经理廖承伟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不过,浙江明日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化工事业部总经理邵世萍坦言:“除了防范风险之外,生存危机也使他们意识到期货工具利用的必要性。现在有很多投资公司、现货子公司利用自身期现结合的优势涉足了现货贸易,他们用两条腿走路的模式销售,倒逼我们现货贸易商也要涉足期货业务,否则现货贸易商会被跨界抢占。” (来自:华夏时报)

过去10年,塑料现货价格起伏变化剧烈,整体产业链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浙江明日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叶萌向中国化工报记者总结了过去10年塑料市场发展的3个阶段。

“正是由于积极拥抱了期货,公司从传统的生产加工型企业原有的销售思路转变为参与金融衍生品,对金融衍生品的概念有了更多的认识,对商品的关注度提升。企业参与期货套期保值业务,市场风险得到了一定的控制,提前锁定了部分利润。期货市场影响和改变了原有的现货贸易思维,在期货没有上市之前,商家只顾埋头卖货,卖不动就放在仓库里,生产企业只顾生产,库存高降价,库存低涨价,而现在企业可以通过公开、透明的期货价格,以更为市场化的手段指导生产、销售和库存管理。” 杨尚辉说。

摘要:2007年以来,线型低密度聚乙烯(LLDPE)、聚氯乙烯(PVC(6220, 55.00, 0.89%))和聚丙烯(PP)三大塑料期货品种在大连商品交易所(以下简称“大商所”)陆续上市。十年来,塑料期货品种体系和市场机制逐步完善,期货市场价格发现和风险管理功能不断深化,产业客户对期货工具的认知经历了从陌生到熟悉的过程。   2007年以来,线型低密度聚乙烯(LLDPE)、聚氯乙烯(PVC(6220, 55.00, 0.89%))和聚丙烯(PP)三大塑料期货品种在大连商品交易所(以下简称“大商所”)陆续上市。十年来,塑料期货品种体系和市场机制逐步完善,期货市场价格发现和风险管理功能不断深化,产业客户对期货工具的认知经历了从陌生到熟悉的过程。在国际油价波动和国内供需基本面变化的宏观背景下,塑料行业的企业客户逐步利用期货工具进行市场定价、套期保值和库存管理,参与期货市场的企业客户逐渐增多,参与方式也从基本的期货交易拓展至基差定价、场外期权等新兴领域。在当前日益复杂的市场环境下,塑料期货已成为塑料产业链相关企业管理市场风险、稳健发展的有力工具。  发现价格:期货价格成为塑料企业经营“指南针”  2014年以来,国际油价大幅下挫,国内塑料产品价格随之出现较大波动。塑料企业参考期货合约价格,及时调整原料采购策略和库存,合理制订经营计划,提高企业经营决策水平。相关市场人士表示,期货价格对塑料现货市场资源配置的引导作用非常显著,越来越受到塑料行业企业的重视,期货价格已经成为现货市场的标杆。  塑料期货还为塑料行业的定价方式带来了变化。长期以来,塑料市场定价通常是以石化企业为主导、贸易商跟从的传统模式。随着大连塑料期货市场规模不断扩大和影响力逐步增强,期货价格逐渐成为市场中的重要参考因素,以期货价格为参考的定价模式逐步在塑料行业中推广。市场人士表示,很多现货企业由以前每日8:30固定报价转变为如今在期货开盘后报价,报价频率也由以前的每天一次报价转变为如今根据期货市场进行多次即时报价。  2016年,三大塑料期现价格相关性保持在0.85、0.97和0.94的较高水平,塑料期货价格与现货价格紧密贴合,价格发现功能有效发挥。大连塑料期货价格已成为产业和市场的“指南针”。如某个交易日塑料期货价格大幅上涨,现货报价很可能跟随期货价格同步走高,部分贸易商甚至会惜售;反之,当期货价格下跌,现货报价也会随之下调。  保值避险:期货市场为塑料企业撑起“保护伞”  由于受到原油价格剧烈波动以及新建的煤制烯烃装置投产的冲击,塑料产业客户需要利用衍生品工具进行风险管理。一些中游贸易商自塑料期货上市就开始关注期货市场,尝试用期货工具进行保值避险。经过多年探索和实践,企业已形成成熟、完善的套期保值策略,成为稳健发展的重要砝码。上海四联飞扬化工新材料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从2007年LLDPE上市起,便开始参与期货市场进行套期保值,目前已形成了标准品基差贸易、非标准品基差贸易、标准品盘面点价和非标准品盘面点价四种套期保值模式。在上述套保模式下,企业针对不同行情和需求开展不同套保业务,并有效利用期货标准品和非标准品的价格相关性,扩大了避险品种范围,为企业化解多种市场风险提供了重要保障。  此外,一些贸易商将期货市场视为新型购销渠道,根据期货升贴水调整套保比例和现货购销策略,从而降低库存成本、提高利润。浙江特产石化有限公司负责人表示,当期货升水现货较多时,可借助期货建立空单预售,在锁定利润的同时降低库存下跌风险。其间若现货价格回升、期现价差缩小,再将期货空单平仓,向下游客户销售现货。当期货贴水现货较多时,公司将期货视为采购渠道,在期货市场建立多单,同时将向下游客户销售现货,待期现价差回归后再平仓。  十年来,大连塑料期货市场价格发现和套期保值功能的日益完善,带动了产业客户积极参与期货市场。参与大商所塑料期货品种交易的法人客户从2007年的174户增长至2016年的7539户。2016年,三大塑料期货品种的套期保值效率分别保持在61%、68%和75%的较高水平,塑料贸易商现货贸易的套保比例在50%—70%,塑料期货已经成为国内期货市场产业企业参与程度较高、套期保值效果较好的领域之一,为同时经营多个塑料品种的生产、贸易及消费厂商提供了完善的套保产业链。  基差定价:逐渐成为塑料行业主流定价模式  近年来,国内塑料产业的市场环境发生较大变化。在国内化工品需求增速放缓的同时,我国化工品产能连年增长,出现供应过剩的局面,行业整体利润率下滑。在此背景下,企业传统的风险管理模式遇到了“天花板”,塑料企业开始寻求避险创新与突破。基差点价模式正逐步在塑料行业中推广普及,已成为当前塑料行业产融结合的新亮点。在基差定价模式下,买卖双方签订购销合同时,按期货市场价格锁定基差,由买方在装运前选择某一时点的期货价格为计价基础,以期货价格加上双方协商同意的升贴水来确定双方现货交易价格。  当前,基差定价逐渐成为塑料行业最流行的定价模式之一,越来越多的产业客户在定价时采用基差定价模式。上游企业通过签订基差合同,提前卖出产品以锁定生产利润。中游贸易商面临着买卖价格的双重不确定性,在不同行情阶段采用不同的基差定价模式。在具体操作上,如价格经过连续大跌出现阶段性底部,且期货价格贴水幅度较大时,贸易商以基差点价方式从上游企业买入现货以锁定采购成本;当行情经过一波明显的上涨来到阶段性高位,且现货销售不畅、库存积累时,贸易商以基差点价方式向下游企业销售现货。下游塑料加工企业等待期货价格大幅下挫且期货价格大幅贴水时,以基差点价方式向贸易商采购现货,提前锁定生产成本。  某华东地区塑料贸易商负责人表示,该公司在2009年PP期货上市后逐渐进行基差点价,近年来对PP期货主力合约都会有一定的点价数量,约占公司整体分销量的10%。2015年年底,PP期货价格跌到5361元/吨的低点,现货价格也跌至2008年以来的低点,远月合约贴水500—700元/吨,部分工厂预期下一年企业订单会有小幅增长,于是,2015年12月至2016年1月下游工厂纷纷入市点价,按远月价格加上150元/吨定价,采购常备库存。当时整个华东市场点价规模在10万吨左右,约占国内月均表观需求的5%。  经过十年发展,基差点价交易已成为塑料行业的发展趋势。在下游加工企业订单充足的前提下,贸易商利用基差点价方式向下游企业销售远期货物,同时在期货市场进行套期保值,既利于下游企业锁定未来一段时间内原材料成本,又为贸易企业拓展了交易渠道,增加下游客户的黏性。  场外期权:逐步赢得行业客户的青睐  除基差定价业务之外,近两年来,场外期权也走进了塑料企业管理者的视野,并以其更灵活、精细的风险管理方式获得一些企业的青睐。场外期权类似于价格保险,具有风险有限、占用资金少等优势,由专业金融机构设计符合需求的场外期权产品并由金融机构在期货市场代为操作,产业企业只需支付少量的权利金费用就能够达到锁定未来市场价格的目的,利于企业管理塑料价格波动风险。  在大商所的积极推动下,场外期权业务已在塑料行业进行了推广和初步应用。上海四联飞扬化工新材料有限公司负责人介绍,公司于2015年开始接触场外期权。当库存处于高位并继续增加时,公司会买入看跌期权。如果未来塑料价格下跌,可从期货风险管理公司获得跌价补偿,企业不必过分担心库存价值损失,可以把精力集中在企业经营上。他表示,目前场外期权存在权利金较高等情况,因此塑料行业的场外期权交易活跃度还有待提高。  期货市场积极探索产融结合新路径  经过十年稳健经营和创新发展,大连塑料期货市场规则制度不断完善,市场规模持续扩大,期货功能充分发挥,利用期货市场进行保值避险已成为塑料行业企业经营的新常态。在保持和巩固现有服务体系的基础上,大商所将不断推出更多、更精细化的服务产业新模式,持续为塑料产业稳定护航、为塑料行业发展助力,实现塑料产业与期货市场的共融、共赢发展。 (来自:期货日报)

会上,大商所总经理王凤海透露,下一步大商所将持续创新增量供给,平稳推出苯乙烯和粳米期货,研究液化石油气、集装箱运力等期货品种。

廖承伟表示:“塑料期货市场的出现增加了避险工具,使经营增加了更多灵活性。以前市场波动,贸易商只能看涨,也就是说只能做涨价的生意,降价时没有任何获利办法,但现在已经变得更加灵活了。与此同时,企业的销售定价模式也发生了变化,由参考石化价格和库存情况定自己的销售价格,变为通用产品更多参考期货价格定价,并且增加了点价等贸易手段,可以服务更多客户群体。期货使中远期判断有了参考。”

正是因为法人客户的参与比例在不断增大,且市场参与者是以专业机构和产业链内部的资金为主,使得盘面的聚烯烃期货波动率有所下降。“对于聚烯烃贸易商来讲,我们并不是风险偏好者,而是希望有一个相对稳健的市场更有利于贸易商的生存。”沈林海称。

塑化企业借助期货

浙江省国际贸易集团物流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文忠认为:“现在塑料市场上所有的贸易商和厂家,每天都会关注期货行情,期货已经成了塑料市场的价格标杆。塑料期货已经成为具有现实意义的风向标。”

记者在调研中了解到,2015年工业部门去库存周期下,塑料价格跌幅明显,而下游工厂因生产计划需要定期采购原材料,但是又对不断下跌的原材料价格感到恐慌。在此情况下,基差贸易业务模式应运而生。一方面,在价格跌势不止、期货贴水情况下,通过合同以及保证金约束,新型业务模式有效缓解了现货销售困难的情况,从而维持稳定的市场份额,加强客户粘性;另一方面,下游企业在订单配对下通过基差贸易提前锁定了订单利润,实际以较低的价格购进了原材料,进而提高了盈利能力。因此,这种互惠互利的共赢产业格局风靡一时,基差贸易业务也从2013~2014年的萌芽阶段逐渐成为近几年的主要贸易潮流。

“下一步大商所将持续创新增量供给,平稳推出苯乙烯和粳米期货,研究液化石油气、集装箱运力等期货品种,加快构建大商所农产品、化工、能源、黑色、航运等五大品种板块。”王凤海在会上透露。

2007~2010年,行业高速扩能,主动补库存。2007~2009年,聚烯烃表观需求量增速从约10%迅速扩张到29.92%;然而,需求端增速远远落后于供给扩张速度,2009年、2010年,塑料制品需求增速仅分别为10.6%和21.1%。同时,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国内汶川地震、洪涝等严重自然灾害,对产业需求产生明显拖累。

“自从公司参与期货操作以来,很多实惠是能实实在在感觉到的。”宁夏英力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销售公司副经理杨尚辉在调研中对记者表示。PVC是近几年价格波动最大的塑料品种之一,2017年6~9月,大商所PVC期货主力合约价格一度从5800元/吨左右上行至最高的7800元/吨,市场波动巨大,给实体企业经营带来巨大挑战。在剧烈的市场波动中,利用期货规避风险,增强企业经营效应成为重要选项。

一方面是产能激增的供给,而另一方面则是持续增长乏力的需求。有关数据显示,2019年一季度国内塑料制品产量增长率仅为3.5%,继续延续低增长态势,贸易对市场影响显著。中国出口美国的聚烯烃制品约280万吨,加上附着物出口预计是130万吨,达到了410万吨,这部分制品约占中国聚烯烃表观消费量的7%左右。

上海四联飞扬化工新材料有限公司总经理廖承伟则认为:“塑料市场这十年,资源方的增量是比较明显的,煤化工、PHD等新兴产业兴起,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原有格局。由于市场竞争更加充分、透明,企业的定价权相对来说弱化了。2007年LLDPE期货上市以来,市场短期价格基本上由石化企业定价转变成短期由期货和资金主导,中长期还是以市场和趋势为主导。作为我们贸易商来说,以前能拿到稳定的石化企业资源,基本就有一定的稳定盈利。现在资源成了双刃剑,没有资源不行,但个别时间段内资源的多少已变成一个很难平衡的问题。同时,资源方竞争越来越激烈。未来将会形成国有企业、煤化工企业、PDH企业、合资企业、进口渠道充分竞争的格局;下游终端企业趋向规模化、品牌化,各细分领域龙头企业会快速增长,对供应商的要求也会多元化。”

对手变伙伴 基差贸易崭露头角

“我们也愿意把盈利的一部分让给客户,通过买期权,给客户提供保护,那么客户也更愿意跟我们合作,提高客户跟我们的黏性,我们现在给客户提供很多服务,像点价业务、含权贸易等。”袁小明表示。

李叶萌表示:“*开始,产业客户对其认知相对薄弱,认为期货市场独立于现货市场,对期货价格、基差缺乏灵活应用。此时,塑料贸易仍以传统的开单、销售价差策略为主来赚取利润,企业对如何合理、有效运用期货工具进行套期保值来转移库存风险,缺乏一定的经验。企业只是在现货销售困难时,将期货市场定位成第二销售渠道。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期货市场的发展,产业客户对期货的认知和运用从单一的交割套保转为‘基差交易’模式下的风险库存管理,以及灵活运用仓单串换、质押等手段来满足自身发展需求。从2015年开始,期货定价成为主流,催生传统塑料贸易模式更新换代,注重满足实体需求,实现服务全产业链覆盖化。”

这些变化,从大商所的数据上也能够得到印证。据大商所统计,参与大商所塑料期货品种交易的客户数量从2007年的8534户增加至2016年的26.7万户。其中,法人客户增加至2017年的7953户。法人客户对大连塑料期货市场的参与程度不断提高,并且涵盖了塑料产业上中下游全链条客户和众多投资机构,塑料期货已经成为国内期货市场产业企业参与程度较高的领域之一。

恐将进一步恶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