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何受限 本报记者新葡金 祝大伟 ...,不如集中回收更能改变人们随意丢弃塑料袋的习惯

来源:未知作者:社会责任 日期:2020/05/07 01:18 浏览:

摘要:现“限塑令”难以落实的尴尬局面,有提供者的原因,使用者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消费者长久以来形成购物拎“袋”的陋习,并非一朝一夕能改变,而这一陋习助长了塑料袋的泛滥。经营者在利益驱动下,缺乏自律意识,尤其是在经营人员分散的集贸市场,如果没有系统完善、行之有效的监管措施,“限塑令”将无法发挥实效。采访中,各方人士各抒己见,对如何管理塑料袋的使用发表了不同看法。有人建议设立塑料袋回收机构;有人认为应加强执法力度和宣传力度。总之,不能因为一个小塑料袋,而让我们的生活环境遭受“白色垃圾”侵害。    市民:应实现塑料袋集中回收制度    “每次去超市购物都会买塑料袋,因为很多时候去超市都是临时决定,也没有习惯天天将环保袋装在皮包内,所以家里就攒了一堆可降解的环保塑料袋。如果可以在每个居民小区内设置一个环保塑料袋回收点,那就方便了我这种爱用塑料袋购物的人。”家住敦煌路的孙女士告诉记者,她觉得自己购买的这些环保型塑料袋直接扔了有些可惜,但再利用也用不完,难以处置。七嘴八舌议“限塑” 严防“限塑令”沦为空中楼阁    “不让菜市场提供免费塑料袋肯定不大现实,这些袋子大家觉得很方便,用过也就闲置在那里了,要是能像饮料包装、报纸等那样能有偿回收,相信大家乱丢的习惯也能改改。”从日本留学回来的陈女士称,让兰州像国外一些城市那样收取高昂的塑料袋费用不太现实,不如集中回收更能改变人们随意丢弃塑料袋的习惯。    在兰州专门做再生资源回收的宋先生说,塑料袋造成的环境污染的确不容小视,但从回收角度来讲,对于生活垃圾中产生的废旧塑料袋,首先没有做好分类处理,其次塑料袋体积小,难以分拣集中回收。所以,要想“限塑令”真正达到预期效果,除提高市民的环保意识、认识减少使用塑料袋的重要性外,还要寻求更便捷实惠的替代品。同时,有关部门还需加大处罚力度,从源头上进行治理,多措并举杜绝劣质非环保塑料袋的生产和销售。    专家:从源头抓起建立相应奖惩机制    西北民族大学化工学院杨一鸣老师认为,只限不禁的做法难以彻底消除超薄塑料袋的使用,应该有相应的奖惩机制。除了加大宣传之外,奖惩制度的完善,不合格产品生产源头上的把关也是非常重要的。此外,工商、质监等相关部门应该联合执法,对超薄塑料袋的生产、经销以及使用的商户进行监管,堵住流通渠道。同时,政府还应拿出一定财政补贴,鼓励零售商户向顾客提供环保购物袋。因为,用不用塑料袋对于消费者来说,出发点首先不是“免费”与否,而在于是否“方便”。同时,在税收等方面应加大力度扶持可降解塑料袋生产企业提高产量,帮助其降低销售价格。市民要进一步增强环保观念,养成用购物袋、购物篮购物的良好习惯。有关部门也要积极探索垃圾回收的科学办法,减少“白色垃圾”污染。    部门:加大执法力度提高环保意识    兰州市城关区工商局市场管理科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大型商场、超市、书店等在执行收费可降解塑料袋方面做得比较好,看不见超薄塑料袋,但除此之外的小商店、肉菜市场、水果摊是免费超薄塑料袋使用的最大场所。要让“限塑令”发挥作用,首先应从源头上解决超薄塑料袋的生产问题。其次,在流通环节,工商执法部门也将加大执法力度,尤其是对农贸市场超薄塑料袋的使用,进行严厉查处。但工商执法的管理毕竟是一方面,要彻底杜绝市场环节存在超薄塑料袋,还得社会各界共同重视,市民们提高环保意识,主动拒绝使用超薄塑料袋。    他山之石:    近年来,许多国家和地区基于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目的,开始对塑料购物袋的生产和使用采取禁止和限制政策。南非从2003年5月起禁止使用厚度在0.03毫米以下的超薄塑料袋,同时要求零售商对塑料袋收费。爱尔兰从2005年3月开始对每个塑料购物袋征收相当于13美分的税。德国、荷兰、英国等国的超市都用纸袋替换了塑料袋,一些尚在使用塑料袋的地方,多数也是有偿提供。 (来自:兰州晨报)

但从目前市场情况来看,尽管初期限塑令还是取得了一定成果,比如,超市不再为顾客提供免费的塑料购物袋,一些大型商超也在结账柜台处挂有可供消费者购买的布制购物袋,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限塑令的效果逐渐被弱化,蔬菜水果批发市场的商户在面对为顾客提供高成本的环保购物袋和普通塑料袋的抉择时,往往选择了后者。 而消费者在购物时也往往将环保抛之脑后,另外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外卖市场和快递市场开始火爆,庞大订单的背后是不容忽视的包装问题所带来的浪费和环境污染问题。 对此,多位受访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限塑令最终的落实还需相关监管部门对塑料袋的生产、消费、售卖等各个环节做好严格管控,同时更应加强引导,提高公民自律,使限塑令循序渐进地落入实处。 效果与隐忧并存 限塑令中最关键的两点要求是:从2008年6月1日起,在全国范围内禁止生产、销售、使用厚度小于0.025毫米的塑料购物袋和自2008年6月1日起,在所有超市、商场、集贸市场等商品零售场所实行塑料购物袋有偿使用制度,一律不得免费提供塑料购物袋。 九年间,伴随着限塑令的施行,种种争议也不断出现。目前市面上无论是大超市还是菜市场,各种尺码的塑料袋仍大量存在,甚至在部分市场中不符合限塑令厚度标准的超薄塑料袋仍大行其道,这也是人们质疑限塑令效力的原因。 笔触媒环境科学工作室研究策划总监姚佳在接受采访时评价道,限塑令在超市和大商场中执行效果较好,所提供的塑料袋基本都是收费并达标的。相较而言,集贸市场和个体小摊档执行的则较差,仍存在使用不达标超薄塑料袋现象。 就北京而言,大的集贸市场落实很好,主要是由于这些集贸市场的经营者会要求商户使用达标的塑料袋,但同样是北京,郊区市场中达标塑料袋使用程度就略差。姚佳说。 众所周知,以塑料袋为代表的白色污染对于生态环境和景观造成的破坏是巨大的,而之所以塑料袋仍能得到消费者的青睐,原因之一便是能为消费者带来方便。 郑州环境维护协会负责人杨晓静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塑料袋的使用,渗透到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所以生活中很难做到完全杜绝塑料袋,而使用的泛滥,使得监管更加捉襟见肘。 对不达标塑料袋根治难的原因,杨晓静向记者举例道,有些市场中商户使用不合格的超薄塑料袋,势必不会像正规塑料袋一样,按照限塑令要求在袋上印出生产厂家、地址等一系列必备的标识,这也给执法人员或志愿者深入挖掘不合格塑料袋的生产源头,并向有关部门举报带来了难度。 另外在使用层面,消费者的依赖心理、商家的有利可图、监管不够有力等,都给不合格塑料袋留下了生存空间。 监管是失灵的。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刘俊海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是评价。他指出,限塑令从2008年推出,这九年时间政策既没有执行的期中评估,也没有后期评估。 难以一蹴而就 2016年2月中旬,有媒体从国家发改委环境司处获悉,自2008年6月1日限塑令正式实施,超市、商场的塑料购物袋使用量普遍减少了三分之二以上,累计减少塑料购物袋140万吨左右。 从数据中可以看到,限塑令确实起到了一定作用,取得的成绩与监管部门和执法者是分不开的,而在落实过程中,执法者也面临着挑战。 限塑令执行过程中,监管部门也会遇到难点,各地的监管部门也都在努力。姚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像郑州、广州等地也都在这几年间发布过一些配合限塑令执行的内容,但较容易反复。还有吉林作为禁塑省,从2015年1月1日起开始禁止生产、销售、提供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购物袋、塑料餐具。 但在此前一些报道中,部分地区的商户在工商检查时拿出达标的可降解塑料袋,工商执法部门走后继续使用不达标的塑料袋等现象也存在,确实为执法部门和监管部门的工作带来很大难度。 谈及限塑令近些年的落实和普及程度,姚佳指出,限塑令刚出来时,一些市场中仍存在违规现象,当时外界想找相关的部门举报,连举报电话都很难查到,现在情况则好了很多。另外,一些大型的集贸市场也在固定位置展示举报电话,当消费者发现集贸市场中商户出售或使用不合格的塑料袋时可以直接与市场管理者取得联系。 最终还是希望能够禁塑。姚佳说道,但她也坦言,因可降解塑料袋造价较贵等因素影响,一步到位地禁塑太难。她认为,至少应该先让所有市场中使用的塑料袋能够达到限塑令的标准,使市场中不达标超薄的塑料袋不复存在。因为不达标的塑料袋不仅造成白色污染,这些超薄的塑料袋往往还会添加增塑剂等有害物质,消费者的肢体和购买的食品往往会与其接触,对人身体健康也构成潜在危害。 杨晓静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限塑令的监管链条应该更长一些,限用只是一方面,更要限产,从源头上查处不合格塑料袋的生产,两方面同时发力才能使限塑令落到实处。 调整产业政策、加大执法力度,为生产可降解塑料袋的企业提供更高额度的贷款,结合企业税收优惠,等等。刘俊海向记者指出,限塑令落到实地,与这些配套政策的完善是分不开的。 落实需要多元化举措 无论是限塑还是禁塑,目的都是通过使一次性塑料制品逐渐退出市场的形式促进环境保护。但与不可降解塑料袋相比,可降解塑料袋往往价格上没有优势,因此在可降解塑料制品与不可降解塑料制品价格上的差距缩小之前,消费者仍会不自觉地选择不可降解一次性塑料袋。 刘俊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应该反思公共管理和公共政策的制定,国家首先应修改和完善限塑令的产业政策,通过调整财政、税收、货币、信贷等手段使限塑受益。其次,提供多元化的环保型购物袋,如布袋、纸袋等。再次,将限塑令与新农村建设相互结合也是将来可供探讨的方向,比如,把山区人们编织的竹袋子等制品引入城市中,达到多赢,从而打造环境友好型、资源节约型社会,开创更多的可供选择的替代商品,解决目前没有可供选择的替代产品的窘境。 此外,还要加大对生产违规塑料袋企业的查处力度,凡是违规生产塑料袋的企业,从源头上捣毁,没有生产经营许可擅自生产的,责令关闭,吊销营业执照,进行处罚,等等。 从集贸市场来看,似乎商贩更愿意为消费者提供不合格的塑料袋,无论是出于降低成本还是为方便揽客等因素,但姚佳在之前的调研中发现,并非如此。 在使用达标塑料袋的市场中,商贩其实也很支持推广使用可降解塑料袋收费的方式。姚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部分调研中被问到的商贩觉得,只要整个市场里其他的摊位统一使用正规塑料袋并且都实行收费,是可以接受使用可降解塑料袋的。 此外,姚佳还指出,也可以试着去推广自动的塑料袋售卖机,购物者可通过刷卡或投币等方式通过售卖机获取达标的购物袋。这样既能保证塑料袋是合格达标的,又可以避免商贩遇到消费者向其索要免费塑料袋的尴尬。 其实推进限塑令落实的方式和方法很多,所以限塑令的推进和落实还应更接地气一些。杨晓静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关键词:限塑令

一年下来,我们超市塑料袋的销量降低到禁塑前的1/3,许多顾客都是自带装备来购物。超市副总经理张雪峰说。

云南大学发展研究院理论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吴明认为,不达标的塑料袋依然泛滥原因很多,“塑料制品符合人们追求方便快捷的生活习惯,替代品还没跟上,对环境污染的后果认识不足,加上相关部门不作为、查处不严、执法缺位、舆论引导不够,才会导致塑料制品泛滥。”

本报记者 祝大伟 杨文明

至2017年6月1日,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并于2008年6月1日开始实施的《国务院办公厅关于限制生产销售使用塑料购物袋的通知》整整施行九年。

2月16日,记者来到位于吉林长春市绿园区的一家大型外资超市。往日,水果蔬菜摊前随处摆放的手撕袋消失不见,当顾客将选好的水果蔬菜拿到称重处时,工作人员才拿出袋子包装称重。

“这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最初从超市换上可降解的手提袋,不经意间又发现手撕袋也是可降解的。有改变,就有成效。”卢冶说。

基层市场监督管理局在执法过程中也存在困难。“除了少数肉眼就能看出违规的塑料袋,不少塑料袋基层执法人员也很难分辨到底合不合格。”该负责同志说。

云南大学发展研究院理论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吴明认为,不达标的塑料袋依然泛滥原因很多,塑料制品符合人们追求方便快捷的生活习惯,替代品还没跟上,对环境污染的后果认识不足,加上相关部门不作为、查处不严、执法缺位、舆论引导不够,才会导致塑料制品泛滥。

“在检查中发现,农贸市场几乎看不到可降解塑料购物袋,多是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袋,还有一些五颜六色的二次回收料不可降解购物袋。”去年8月,吉林省多部门联合检查组到白城市、松原市和延边州突击检查“禁塑令”执行情况后,在报告中写道。

吉林省发改委产业协调处副处长刘大蔚深有感触,“检查时,商户拿出符合标准的可降解塑料袋,可一转身又用起了原来的袋子。”

对此,云南大学生态学与环境学院院长段昌群指出,塑料制品作为一种刚需,短时间内杜绝基本不可能,只能通过减量化,依靠循环利用、舆论引导、政府技术支持和政策引导来进行抑制。

“限塑令”实施7年有余,正如吴刚所说,全国多地都在发生着变化。

显然,“限塑令”的实施,在农贸市场、大型商场两重天,而记者在云南也发现了这种情况。

吉林省发改委产业协调处副处长刘大蔚深有感触,检查时,商户拿出符合标准的可降解塑料袋,可一转身又用起了原来的袋子。

而据云南省某基层市场监管局相关负责同志介绍,对于菜市场等违规使用塑料袋的行为,大多数时候只能进行宣传教育、收缴违规塑料袋,想要查获“黑作坊”非常难。此外,在“限塑令”颁布初期,工商、质检等部门都曾采取专门措施推进该项工作,而随着近年工作转入常态化,力度也有所减弱。

“在检查中发现,农贸市场几乎看不到可降解塑料购物袋,多是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袋,还有一些五颜六色的二次回收料不可降解购物袋。”去年8月,吉林省多部门联合检查组到白城市、松原市和延边州突击检查“禁塑令”执行情况后,在报告中写道。

大型超市购物时,顾客自带装备渐成习惯

“既少花冤枉钱,又环保,再说也习惯了。”长期买菜购物的退休老人吴刚说,“限塑”后,他开始习惯采购时自备购物袋。

“既少花冤枉钱,又环保,再说也习惯了。”长期买菜购物的退休老人吴刚说,“限塑”后,他开始习惯采购时自备购物袋。

在检查中发现,农贸市场几乎看不到可降解塑料购物袋,多是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袋,还有一些五颜六色的二次回收料不可降解购物袋。去年8月,吉林省多部门联合检查组到白城市、松原市和延边州突击检查禁塑令执行情况后,在报告中写道。

然而,记者走访了长春市一家较大的农贸市场和光复路小商品批发市场后发现,从顾客手里拎的塑料袋,到摊位上摆放的塑料袋,形形色色,却很难见到标准的可降解塑料袋。“街上每天有骑‘倒骑驴’的小贩来送货,一包塑料袋80个,才4块钱。”街边卖冻梨的一位大娘说的,就是不符合标准的塑料袋。

各地大型商场落实较好,农贸市场违规塑料袋仍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