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制造要靠设计引领,需要企业重视沟通、重视开放合作

来源:未知作者:社会责任 日期:2020/02/06 05:08 浏览:

摘要:目前大家都在谈智能制造,智能家居,大数据,工业云,那么要实现质量强国、制造强国,中国首先要成为工业设计强国,成为自主创新设计强国。同样,要改造传统产业,实现升级换代,工业设计也要先行。   近日,苹果8发行再次受到追捧,在苹果手机的背后我们看到的是喜欢电子设备的乔布斯通过把技术、艺术和生活方式成功地结合在一起后,从而成就了世界一流的电子公司,改变了人们的生活。  事实上,目前国内的一些企业和产品已经通过设计创新改变了面貌,但目前无论从企业自身介绍、媒体关注上来看,大部分还是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研发”、“技术创新”、“商业模式”、“创意成果”上,而不提“设计”这个关键词。  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加快建设质量强国、制造强国。在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的重要时期,工业设计这个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重要抓手”已经开始发挥重要的作用,并理应受到重视。工业设计对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有多重要  从战略高度上重视工业设计  Android操作系统在2016年第一季的全球市场占有率悄然爬升到了近8成,根据凯度移动的调查,新增用户多被其越来越赏心悦目的操作系统而折服;而谷歌早在2014年就开始尝试改变,收购了仅有两人的Appetas设计公司,来加强自身产品的设计感;2015年年底,印度马恒达集团以总价28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曾为法拉利、玛莎拉蒂等多款超级跑车设计车型的著名设计公司宾尼法利纳76.06%的股权。  不仅仅是国外,国内的各大巨头企业也开始意识到设计的重要性。据记者了解,在联手建立阿里巴巴的“十八罗汉”中,花名“蓬莱大仙”的盛一飞就出身于设计界,阿里巴巴公司的标志Smile“a”也是出自他手;小米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中也有两位是设计师出身。  可以喝的书,一款专为视障人士设计的触觉腕表、水槽洗碗机等纷纷亮相2016北京国际设计周展览。这些产品不仅赢得了设计大奖,同时也引来了市场与资本的关注。据悉,水槽洗碗机以每月增长400%以上的销量大幅度提升;参赛作品“水马净水器”在赛后也完成两轮融资,市场估值过亿元人民币。毋庸置疑,工业设计已经在防止企业效益下滑、工业增速下降,提升制造业转型升级过程中受到关注并开始发挥作用。  “当前的供给和消费需求已经出现了新的特点,已经从过去不同消费领域的横向拓展更多地演变成同一产业领域的纵向升级。工业设计作为创新驱动发展的主力军,能有效推动产品结构优化、创新服务方式、提升产品竞争力,提高供给体系的质量和效率,引领消费需求,对于推动我国产业迈向中高端是一种必然路径,我们要从战略高度上重视工业设计。”中国工业设计协会会长刘宁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全国政协委员、深圳市设计与艺术联盟主席任克雷也指出,要实现质量强国、制造强国,中国首先要成为工业设计强国,成为自主创新设计强国。同样,要改造传统产业,实现升级换代,工业设计也要先行。工业设计创新能力与科技创新能力一样,代表着国家的工业发展水平,是工业发展的关键环节和核心竞争力。  用工业设计评价和引导技术创新  既然工业设计在制造业转型升级过程中地位如此重要,那么工业设计的本质是什么?如何提升工业设计水平并使其在制造业升级中发挥真正的作用?对此,被誉为“中国工业设计之父”的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责任教授、博士生导师柳冠中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工业设计最大的本质是既能生产又能销售,还能回收再利用。  柳冠中认为,区别于以往的一个工匠师傅从头做到尾,机器化大生产实现了大批量生产,让产品可以进入到千家万户。而在机器化大生产中就产生了分工,分工出现误差怎么办,拼不起来怎么办,所以就需要在生产产品之前做好“事前设计”,这就产生了工业设计,有了图纸。而图纸就是命令,所有工序必须严格依据图纸进行操作,一个工业设计师必须通盘考虑制造、流通、使用、回收的全过程。  但在柳冠中看来,中国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制造大国,而是加工型大国,因为所谓“制”就意味着规范、标准、工艺、设备和流水线,而在机器化大生产中最能体验“制”的特点就是图纸,但我国很多工厂的图纸都是从国外引进的,我们很多还停留在“造”上。同时中国的工业设计本应是一个集成的系统工程,对企业发展起基础性深远影响,但目前更多是追求款式更时尚、外观更酷,主要任务变成了快速销货,而一旦过时,就会造成商品大量的积压。“我认为,形成过度营销和企业转型之困的‘症结’就在于忽视了工业设计的基础价值。”  同时当下还存在一个误区,很多人认为设计的作用就是简单地做一个外观、一个界面、一个海报,提供包装视觉。但正如设计师出身的太火鸟创始人雷海波对本报记者表示,事实上,工业设计是一整套商业逻辑的思考,是如何通过设计的视角去挖掘消费者的需求,并利用现有的技术来满足消费者不断变化的需求从而降低成本,并不是一味地追求“黑科技”。  “消费者的有些需求是不用技术解决的,往往通过用户体验就可以解决,但中国制造企业很多没有这个意识,仍在不断追求技术创新、商业模式创新而忽略了设计创新的作用,应发挥设计创新的驱动作用。”雷海波强调说。  “光靠技术创新是有难度的,没有几年几十年是不行的,商业模式能赚钱但第二年别人模仿了你的模式,你的优势也就不存在了,我们应用设计去整合科技创新和商业模式。设计绝对不是最后一道工序,不是产品出来后的简单包装,其实设计是从最开始提出这个提案时就发挥作用的,设计要评价技术、引导技术。应是设计提出参数,技术来攻关,不能只是为了技术而去做技术创新,那样只是一种噱头,因为技术创新的产品最终也是要为人们所用,为老百姓服务。”柳冠中对记者说。  中国工业设计需要优质土壤  所谓中国目前是加工型大国而不是制造强国,在“制”上缺乏创新而多是“拿来主义”,也源于中国设计师没有将水平有效地发挥,或者说是真正地实现。对此,作为设计师出身并长期与设计师们走在一起的雷海波很有感触。目前中国大学在校设计专业的学生人数已超过计算机专业成为第一大专业。同时,近年来,中国的工业设计师在全球的几个顶尖设计奖项中也频频得奖。此外,联想还获得了之前只有宝马和三星等公司才能拿到的“红点年度最佳设计团队奖”。“可以说,目前中国的设计师水平在国际上不说是最好,也可以称得上是顶尖。”雷海波表示。  那为何中国的设计师整体力量看似偏弱,也并没有在各个行业引起足够的重视?雷海波认为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设计师创业者还没有成为主力。他说了这样一个事实,如耐克等公司的CEO都是设计师出身,但在中国除了小米和阿里巴巴的合伙人里有设计师出身的以外,目前重量级公司的CEO几乎没有,我们需要为设计师提供一个创业的平台。“当下,如拿手机举例,屏幕已够大,CPU的速度也够快了,在技术创新上似乎已没有太大提升的空间,或者差异越来越小,那么往往就需要有设计思维的创始人在设计上更多考虑。相比于技术创新、模式创新,设计创新往往更能够以一种低成本的方式实现升级。”  据了解,太火鸟已经投资孵化了近20个设计师担任CEO的科技创业项目,目前这些设计师创业的公司的总估值在20亿元人民币左右,根据公开的数据,大概获得了2亿元人民币左右的风险投资。在制造业转型升级过程中,设计师正在用另一个角度参与和助力。  此外,深圳市设计联合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刘振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还应为工业设计师提供一个宽松利于专心做设计的环境。一方面国家和地方应给予相应的政策扶持;另一方面可以发挥一些行业协会和平台的作用,抓住市场的规律,用市场化的手段来解决设计师专注做设计的后顾之忧,如通过平台进行协调,让企业专心做销售,设计师随时提供设计更新,在不收设计费的情况下可参与产品的市场分红,这样就可以增加设计师的收入,同时也让设计师参与到市场中去,为设计师专心做设计提供稳定的支持,有利于设计水平的提高。 (来自:先进制造业)

图片 1

“与重视沟通力的美国企业不同,包括南海在内的佛山企业更关注创新。我认为,沟通能力更为重要,它是企业实现开放合作、进行跨界创新的前提。”在第26届IOD国际设计大会主题演讲后,清华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柳冠中这样说。

柳冠中表示,对中国制造这个名片的含金量,我们仍需要保持头脑清醒,中国在制造水平上确实取得了长足进步,但和发达国家的先进水平还差相当一段距离。解决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的问题,需要的不只是工具和技术,更需要转变观念。 中国制造决不能满足于做“打工仔” 作为世界上认知度最高的标签之一,“中国制造”的足迹几乎遍布世界各地,被认为是中国的标志性名片。对这个名片的含金量,柳冠中表示我们仍需要保持头脑清醒。中国在制造水平上确实取得了长足进步,但和发达国家的先进水平还差相当一段距离。 “在工厂里,图纸就是命令”,而我们的命门却被外国把持住。 柳冠中教授说,由于缺乏工业革命的基础积累,目前中国的制造业大多还停留在“造”的层面,相当于只是给外国打工,单纯生产产品;而在关键的“制”的层面,核心的标准、工艺和流水线等还主要依靠从发达工业国家引进。 有“造”少“制”,相当于我们的制造业在瘸着一条腿走路,没法走远,没法跨越式进步。 柳冠中认为,我们应该对制造业的发展进行反思,要认识到自力更生的重要性。“改革开放40年了,大家可以大致统计一下,凡是引进的,水平基本停留在那儿,我们只是比外国造的更多,更便宜。没引进的,我们反而做出更好的东西了。” 享誉世界的“德国制造”,也面临过和“中国制造”相似的困局,被认为是低端制品的代名词。曾经留学德国经历的柳冠中,对于“德国制造”有第一手了解。从德国工业的转型升级历程中总结经验,柳冠中认为中国应该抓住工业发展的关键内核,即提高质量,建立标准。 德国工业曾靠低端复制占领市场,受到了英法等国的打压,被强制要求贴上“made in Germany”的产品标签以表明属于劣质产品。务实理性的德国人开始反思,从系统性的角度去理解工业,在国家宏观战略的角度成立跨行业的“德意志制造同盟”,提高产品质量要求,建立体系化的工业标准,“德国制造”也从此逐步成为德国的名片。 “德国的经验教训,就是对工业系统性的认识问题,而不是从表面看GDP,看大批量复制,看做出来东西多么便宜。” 过分追求眼前利益是阻碍中国工业发展的顽疾 解决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的问题,需要的不只是工具和技术,更需要转变观念。柳冠中坦言,思想层面的变革比物质层面的变革更加艰巨。 “有了机床和流水线不等于实现了工业化。没有彻底解决分工合作的机制问题——‘生产关系’,中国的工业化,就没有彻底完成。” 工业化的本质是大生产和分工“合作”,中国受到传统的小农经济影响,形成了小生产思想,追求“肥水不流外人田”,尚未建立完善的社会型产业合作体系。 “整个日本只有一家螺丝钉厂,这在中国简直是不可想象的!”柳冠中以近邻日本为例,说明精确分工下的合作可以避免过度竞争,优化资源配置,提高产业竞争力。而中国目前的粗放的小而全、大包干模式追求做大做强,忽视了产业的精细化分工,不利于工业的转型升级。 缺乏沉淀,过分追求眼前利益同样是阻碍中国工业发展的顽疾。在柳冠中看来,中国社会目前整体风气偏浮躁,缺少踏踏实实做好基础性工作的氛围。改革开放以来,很多企业过分看重销售端,投入大量资源进行品牌营销,对制造端核心技术的研发和投入重视不够。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咱们现在都希望今天种树明天乘凉,这个心态不解决,很麻烦。”中国需要有十年磨一剑的毅力和决心,从思想上转变发展观念,沉下心来做好基础工作,突破核心技术,才能实现工业的整体进步。 突围“三明治”困局,中国制造要靠设计引领 除了缺乏沉淀,中国制造业目前还面临“三明治”困局,受到发达国家和后发国家的双向挤压。一方面,发达国家仍处于全球产业链的顶端,正在大力开展制造业回归运动;另一方面,后发国家的制造业成本优势逐步显现,中国制造业传统的低成本优势正在被蚕食。中国在全球产业结构中处于尴尬的“三明治”中间夹层位置。 在柳冠中看来,中国制造要突破这个尴尬的位置,设计起到关键的导向性作用。工业设计是转型升级的非常重要的驱动器,中国正在经历从低端设计逐步迈向高端综合设计的发展阶段,破解中国问题需要中国方案。 “工业设计绝非纸面上的涂脂抹粉,需要关注整个产品的生态链”——“产品、商品、用品、废品”。他强调设计不能流于外观形式,不能只是服务于营销的噱头。设计应当关注的是社会整体水平的提高,要创造更加合理的生存方式。 中国人口基数大,资源人均占有量相对短缺。在可持续发展的前提下,中国的设计方案要考虑到产品的制造—流通—使用—回收的全过程。设计师要思考在产品制造层面能否降低成本、节省资源;在流通中能否减少消耗,避免过度营销;在使用层面如何增加使用年限,让用户多用几年;在回收层面能否便于维护与再利用等等。 奢侈主义和过度消费现象抬头的背景下,柳冠中对设计逐渐丧失自主性,屈从于商业营销的现象表示担忧。他语重心长地指出“中国强大的标志不在于阿里巴巴上面卖出了多少商品,而是发达国家的实验室里都使用我们的产品” 。追求酷炫时尚的外观不是设计的本质,提升工业水平,让中国制造成为世界的引领者,才是中国设计界应该努力追求的目标。

柳冠中曾在“世界工业设计协会联合会”名古屋年会受邀作大会发言。这是中国人第一次登上世界设计最高讲坛。他还被“世界工业设计协会联合会”评为“世界设计名人”之一。

柳冠中熟悉佛山产业发展状态。他认为,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工业设计在包括佛山在内的中国找到了全新的兴奋点和整合点。要推动工业设计红利的进一步释放,需要企业重视沟通、重视开放合作。政府则需做好引导,通过找典型、找“媒婆”、找合作机构,帮助企业做好配对。

找“典型”找“媒婆”助制造企业配对

问:我们该如何理解设计之于“佛山制造”转型升级的意义?

柳冠中:很多人认为设计就是做造型,是把技术变成一个产品,其目的是解决功能问题。在我看来,设计是创造一种合理的生存方式。咱们中国有一句谚语叫“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设计师的责任就是要抓住生活背后的事物本质,“超以象外,得其圜中”。设计的宗旨是解决人类不断发展的衣食住行和交流的需求,给人们美好的生活。

我们常常谈“产品跨界创新”,设计是用来协调跨界的,但跨界不是目的,只是一种手段、一个过程。跨界不是为了创新,因为创新也只是个过程。设计、创新、跨界的目的,都是为了给人们美好的生活。通过聚焦这个设计的根本目的,我们用设计协调跨界,实现和谐。

从这个角度看佛山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如果只是原来做杯子而现在做汽车,这不叫转型,这是转产。在大数据时代,一台机床加上一台电脑也并不是实现了“互联网 ”。“互联网+”指的是一个融合的过程。这个融合需要真正地理解科学、艺术,需要真正理解大数据,理解了我们人类的未来。基于此,工业设计在中国才能找到全新的兴奋点和整合点。这样,工业设计将帮助“佛山制造”转型实现真正的创新、真正地跨界。

问:随着全球产品跨界创新中心项目启动建设,南海提出要面向全球配置创新资源、加快形成“世界科技 佛山制造全球市场”。你怎么理解跨界创新,它该如何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