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倒逼贸易商为上下游企业提供更多的贸易服务,不管贸易商还是下游聚酯企业只能被动承受价格的剧烈波动

来源:未知作者:社会责任 日期:2020/03/01 05:56 浏览:

摘要:近两年来,随着期货市场的快速发展,以期货价格为现货贸易定价的点价模式在石化塑料领域快速发展,它改变了以往传统“背靠背”贸易方式的同时,也倒逼贸易商为上下游企业提供更多的贸易服务,进一步加速了贸易商洗牌。 近两年来,随着期货市场的快速发展,以期货价格为现货贸易定价的点价模式在石化塑料领域快速发展,它改变了以往传统“背靠背”贸易方式的同时,也倒逼贸易商为上下游企业提供更多的贸易服务,进一步加速了贸易商洗牌。 点价模式盛行 所谓点价贸易是指买卖双方在交易过程中以约定的某个时段期货价格为基准,在此基础上加减一个升贴水来确定。从本质上讲,点价贸易并非期货交易,而是一种将期货价格应用于现货贸易的期现结合产物。 浙江前程石化期现管理部副总经理冯利江指出,现在塑料产品上,点价的数量很大,而且上下游运作比较通畅,作为贸易商已经开始运用期货市场建立远期的虚拟库存以减少现货库存,这就节约了大量成本。 2015年,包括PVC在内,大商所三个塑料期货品种单边成交共2.3亿手、日均持仓60.7万手,同比分别增长了133%、44%,参与大商所塑料期货交易的法人客户的成交占比达到32%,涵盖了塑料产业上中下游全链条客户和众多投资机构,这为点价贸易提供庞大的客户基础。 上海四联飞扬总经理廖承伟指出,下游企业可以利用贴水定价的成本去接订单,提前锁定成本的同时,也能够先于自己的竞争对手提前接单,而贸易商可以通过点价提前锁定自己的销售量,并通过期货市场实现套期保值,“未来在点价贸易基础上还会衍生出更多新的模式创新服务上下游企业。” 贸易商服务转型 然而,看似简单的点价贸易却对贸易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因为这改变了长期以来贸易商“背靠背”凭借信息优势依赖囤货涨价的盈利模式。 明日控股化工事业部总经理邵世萍指出,点价贸易要求贸易商能够很好地串联期现市场,并能够利用现有的金融工具为上下游客户做好一体化服务的产品体系。它要求贸易商在产品串换、仓储调配、物流配送、金融支持等方面具有打破品种、时空等限制的能力,这是传统贸易中没有的内容。 东吴期货研究员王广前指出,塑料类产品作为化工品,现货需求的品种类型复杂多样,而期货产品仅有少数几个,因此仅仅就如何制定期现升贴水都有大学问。 此外,还有场外期权、供应链金融等各类金融工具的不断发展,它们在为市场主体提供更好延伸服务同时,也要求贸易商具有很强的研发和风控能力,这种要求是传统贸易中所缺乏的。 贸易商洗牌加速 点价模式在石化产品领域不断扩展直接导致了该领域贸易商的大规模洗牌。 “传统贸易商面临激烈的挑战,因为市场价格信息更加透明,而产业电商平台、期货公司现货子公司等新型业态层出不穷,贸易商主体多元化。”明日控股董事长、浙江塑料行业协会会长韩新伟表示,已经有一大批中小贸易商被淘汰出局。 事实上,在2012年大宗商品开启下行通道之后,塑料类产品的价格也开始下滑,并且在2015年走出单边价格持续下跌的行情,这直接导致很多中小贸易企业被淘汰出局。 过去“背靠背”模式下的多层级分销体系已经在石化产品贸易中日渐扁平化,大型贸易企业凭借资源、资金、人才及技术上的优势,在期现对接方面日渐成熟。 “如果贸易商自身没有特长,也没有创新服务的能力,那么很快就会被淘汰,未来能做大做好的一定是综合能力强的贸易商。”廖承伟表示。 (来自:普拉司)

摘要:20峰会正慢慢朝我们靠近,不过其带来的环保风尚早已先行,塑料等相关产业的感受应该最是明显。为求“西湖蓝”,相关产业链的停限产的热度有增无减。此外,8月是PP淡旺季交接时段,加之7、8月停车检修较为集中,下游市场提前备货的可能性增大,现货需求或回暖。上述因素共振,有助于推升塑料期货价格。   9月4日,第十一届G20峰会将在杭州举行。G20峰会无疑需要严格的环境保障措施,杭州及周边省市将更大力度地对印染、塑料企业进行停限产管控,力求实现“西湖蓝”。也正是在大会即将举办之际,记者对江浙地区聚烯烃产业走访时发现,一直以来上游石化企业保持着对价格的绝对话语权,中游贸易企业和下游终端商往往只能是被动接受的一方。    然而,现在这种游戏规则正在慢慢改变。随着最近几年国内聚烯烃现货市场的变化以及大商所期货市场相关品种日益成熟,产业企业在逐步整合上下游优势资源,积极利用期货市场实现稳定收益和转型升级。这是一种以期货市场价格为参考的定价模式,参考标的正是在大连商品交易所挂牌的聚乙烯(PE)和聚丙烯(PP)期货。    据提供的数据显示,2015年包括PVC在内,大商所三个塑料期货品种共成交2.3亿手(单边,下同)、日均持仓60.7万手,同比分别增长了133%、44%,塑料品种已成为大连期货市场的中坚力量。同时,投资者结构不断优化,参与大商所塑料期货交易的法人客户的成交占比达到32%,涵盖了塑料产业上中下游全链条客户和众多投资机构,形成了多元化的投资者结构。    随着市场参与主体逐步多元化,这也导致市场价格竞争日益激烈,价格运行也更加透明,尤其是大商所线性低密度聚乙烯(LLDPE)、聚丙烯(PP)等期货的相继上市,期现市场的联动性越来越强,聚烯烃逐步演变为期货加减升贴水的定价模式。    正是由于定价模式的改变,整个石化行业也面临着重新洗牌、格局重塑的境况,聚烯烃产业面临的挑战亦不小。对于既承载上游刚需的生产和销售,又要面对下游随机分散采购的中间环节贸易商来讲,处在夹层中的他们,对于实现企业自身稳定经营、规避来自上下游风险的需求就变得十分迫切。    “一方面,国际油价大跌,带动整个化工品价格重心的大幅下移,传统的贸易商买卖赚中间差价模式无利可图,经常高买低卖亏损严重,不少贸易商被淘汰出局。另一方面,石化对经销商的实力和资金要求也越来越高,而终端塑料加工企业受宏观经济疲软影响出现了强弱分化显现,一些贸易商对应的下游加工企业的终端订单越来越萎缩,分销能力变弱。”东吴期货分析师王广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业内人士表示,现在现货贸易商的经营面临很多困境,除了塑料贸易商的利润微薄之外,不论在买货数量还是价格上贸易商均缺乏主动权。作为石化的贸易商,每个月有一定量的购货要求,若达不到当月指标,可能会被取消代理资格。此外,他们对石化企业的定价只能被动接受。    “在这样的环境中,实体企业继续依靠传统的贸易谋求发展遇到了瓶颈,寻求业务模式的创新,突破以往传统的加价搬货第三方分销盈利模式变得刻不容缓,需要在仓储、物流、资金、信息等各种要素服务中自如切换。此时,这也只有期货市场能帮助企业实现这种切换。”上海四联飞扬化工新材料有限公司总经理廖承伟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不过,浙江明日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化工事业部总经理邵世萍坦言:“除了防范风险之外,生存危机也使他们意识到期货工具利用的必要性。现在有很多投资公司、现货子公司利用自身期现结合的优势涉足了现货贸易,他们用两条腿走路的模式销售,倒逼我们现货贸易商也要涉足期货业务,否则现货贸易商会被跨界抢占。” (来自:华夏时报)

实际上,随着国内期货市场的快速发展,以期货价格为现货贸易定价的点价模式在国内化工品领域已得到快速发展,它改变了以往传统“背靠背”贸易方式,也倒逼贸易商为上下游企业提供更多的贸易服务,进一步加速贸易商的洗牌。

乙二醇期货上市有望改变传统定价模式

“乙二醇期货上市后,期货价格将更好的反映实际供需情况。企业制定当日现货价格时将会更多参考期货盘面价格,逐步用期货来定价。”前程石化乙二醇相关负责人严明丽在采访中表示。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随着产业发展及市场结构改变,市场中原有的定价模式遭到抨击,产业呼吁一种新的更加灵活、时效、市场化的定价模式。这样的定价模式在国际市场已有先例,即期货基差贸易模式。

不过,在受访人士看来,乙二醇期货上市后,期货市场发挥价格发现的功能将为国内提供统一有强约束力的乙二醇定价机制。

“2017年我国乙二醇表观消费量为1491.5万吨,其中93%左右的乙二醇用于生产聚酯产品。从上游石化炼化产业到终端织造,聚酯产业链有数以千家企业。”海通期货乙二醇研究员刘思琪告诉记者,大商所乙二醇期货上市,国内的期货市场价格有望成为国内外乙二醇生产、贸易和消费企业重要的价格参考。

记者了解到,目前乙二醇的定价机制主要是供需定价,生产企业或者贸易商根据当下的供需形势以及市场预期进行报价,中间贸易商或者下游聚酯消费企业根据自己的生产经营和对未来的市场供需预期进行还价,最终买卖双方达成一致成交价。

期货点价模式在国内化工品领域快速发展

“原来聚烯烃市场定价也是采取石化厂定价、贸易商跟从的传统定价模式,而随着聚烯烃期货规模与影响力的不断扩大,聚烯烃期货与现货市场的联动性越来越强,聚烯烃市场逐步演变为期货加减升贴水的定价模式。”她认为,乙二醇期货上市运行平稳后,传统定价模式也将逐步变成为期货加升贴水的基差贸易模式,进一步优化贸易定价模式。

在业内人士看来,随着乙二醇期货的平稳推出和运行,国内外相关产业客户将逐渐参与乙二醇期货交易,不断推动乙二醇期货发挥价格发现的功能,乙二醇期货价格可以为企业提供公开、透明和连续的价格参考,优化现有定价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