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市场人士认为在季节性旺季的带动下,PP煤制烯烃产能将达到346万吨

来源:未知作者:社会责任 日期:2020/04/09 18:23 浏览:

摘要:今年上半年大宗商品价格普遍低迷,下半年哪些品种可能率先反弹呢?多位市场人士表示,由于PE市场目前供需基本平衡,下半年迎来旺季行情的概率较大,塑料产业链品种后期有望出现反弹。   中石化化工销售华东分公司合成树脂部陆根弟在会上表示,今年国内塑料新增产能是近五年以来最低的。今年1—7月,需求淡季、供应增加等因素都未造成塑料库存明显上升,这说明国内需求相对较好。    据了解,2015年全球PE产能增长610万吨,产能增幅6%。就国内情况来看,聚乙烯新增产能60万吨,增幅4%,远低于2011—2014年间7.5%的年均增长率。另外,2015年PP产能扩张较预期大幅放缓,全年新增产能不超过145万吨,增长约7%,明显低于过去四年14%的平均增长率。    陆根弟认为,上半年国内PE市场供应可能略微过剩,基本上供需平衡,考虑到下半年特别是9月以后是消费旺季,下半年可能存在供应缺口。从以往经验来看,8—12月是需求旺季,下半年消费量至少会比上半年增加10%—20%。    “目前市场出于对宏观经济的担忧,急于去库存,但下游尚未启动采购。”陆根弟称,以往采购期是从8月中下旬开始,工厂开始备货,9月进入生产旺季,今年采购可能推迟至9月中下旬开始。    “对于相关品种有没有机会,我们只考虑它的商品属性和金融属性。投资公司对回撤的要求非常严格,没有明确方向的时候是不敢做的,必须首先考虑大环境,然后考虑商品属性,最后才是金融属性,寻找对应的交易机会。”感恩在线投资基金经理刘江说,根据过往半年交易商品期货的经验,其他品种基本没有做多的机会,但公司的对冲团队在交易LLDPE和PP这两个品种时却抓住了不少机会。    “塑料现货市场可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回料市场,一部分是新料市场。塑料市场供应的过剩或短缺通常取决于回料市场的价格。”陆根弟表示,塑料的新料价格维持在一定水平时与回料市场关系不大。但在新增产能较多、油价暴跌情况下,新料价格就要下跌,跌到跟回料价格同一水平时,回料市场就萎缩了,让位给新料市场。在这种情况下,新料市场需求又会短缺。另外,由于塑料的回料市场非常大,价格梯度也很宽,塑料价格非常抗跌。    刘江表示,在其他大宗商品都出现供应严重过剩的情况下,塑料过剩不太明显。“从LLDPE和PP上半年的K线排列以及趋势性进行分析,公司很少做LLDPE和PP的日线交易,但对冲团队在相对较短的周期内,如半小时、一小时行情中抓到了很多机会。只要用PP和LLDPE与其他品种对冲的,收益都还不错。”他说。    “面对今年这么大的下跌趋势行情,真正能赚到钱的私募却很少。因为商品只要下跌,全部是抵抗式的,跌到一定程度后,要么是成本原因,要么是心理因素就跌不动了。”刘江认为,下半年商品市场的波段性对冲交易比趋势交易的机会更多。 (来自:期货日报)

在全球宏观经济低迷的背景下,2015年多数大宗商品都是一把“辛酸泪”。塑料(7505,10.00,0.13%)也不例外,今年5月以来,价格几乎是直线下滑,不少市场人士对其后市仍持谨慎态度。

塑料价格自今年5月见顶以来一直偏弱运行,而随着农膜消费旺季的临近,市场对后期走势产生分歧。部分市场人士认为在季节性旺季的带动下,塑料市场会出现一轮补库上涨行情,而笔者从供需层面分析,认为塑料市场将出现“旺季不旺”的现象,未来价格仍有下跌空间。

“惨烈”背后是利润侵蚀2015年,对于大宗商品来讲,怎一个“惨”字了得。黑色、有色叫苦不迭,市场已降到“白菜价”。在大宗商品下跌潮中,化工品也难独善其身。除了PTA还在“硬扛”,聚烯烃“兄弟”和甲醇都经历了近乎“腰斩”的“酷刑”。

聚烯烃主要需求来自于农膜、塑料薄膜和塑编。与去年同期相比,2014年上半年LLDPE需求量增长了10%左右。南证期货的数据显示,2014年15月国内塑料制品累计总产量为2763.2万吨,较2013年同期增长7.5%. LLDPE下游塑料薄膜与农膜累计产量分别为 486.9万吨和86.1万吨,累计同比增速分别为14.5%和17.25%,而810月是塑料下游传统的生产旺季,塑料下游需求在三季度偏强。 PP库存积累速度将快于PE,LLDPE与PP的价差有望进一步扩大 LLDPE下游需求稳步增长或进入旺季 长江期货认为,目前市场对PE需求总体保持乐观,除了常规需求,石化采取的在主要消费地增设异地库的新政策将提振内需。方正期货也表示,在今年宏观经济疲弱和煤制烯烃新产能投放预期作用下,聚乙烯下游延续稳步增长态势,农膜生产原料需求释放,二三季度PP下游塑编企业开工率整体平稳,需求市场将进入旺季,四季度下游塑编需求稳中偏弱。 上游原料供应偏紧成本支撑坚挺 在伊拉克、乌克兰等地缘政治因素影响下,国际原油价格已强势向上突破振荡三角形上轨。美国经济已进入强势复苏轨道,三季度是其汽油消费旺季,当前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原油的持仓量均处在历史最高水平,南证期货称,油价有望保持强势格局。受我国原油加工量缩减以及调油需求增加影响,石脑油作为我国石化裂解装置的主要原料,其产量在今年一二季度持续下滑,后期石化为压缩下游化工品产量和改善化工品市场盈利难局面,原料端供应将维持偏紧格局。 上半年,国内柴油需求萎靡,汽油需求增速较快,为保证汽油的需求,国内炼厂挤压石脑油产量行为明显,原料紧缺问题迫使国内乙烯装置维持偏低开工率。期货日报记者发现,一德期货和银河期货均一致认为,三四季度上游原料整体偏强,石脑油、原油和乙烯维持高位振荡概率较大,成本支撑坚挺。一德期货称,若新增装置运行稳定和非计划性的停车检修不频繁,LLDPE三季度供给宽松,四季度平衡;PP三季度平衡,四季度宽松。 煤制烯烃产能投放增加,对PP影响大于PE 作为备受关注的煤制烯烃项目,其建设周期一般在三年左右。从下半年装置投放时间来看,尽管三季度为LLDPE新产能投放集中期,但从试运行到稳定生产,一般需要13个月,甚至半年,因此四季度供给压力更大。 据中信期货数据显示,若下半年新增装置均能顺利投产,LLDPE煤制烯烃实际产能将达到66万吨,约占LLDPE总产能的12%;PP煤制烯烃产能将达到346万吨,约占PP总产能22.6%.煤制烯烃与油制烯烃价差约100200元/吨,其产能释放将对当前的高价PE市场形成较大冲击。但由于PP产能投放力度远超PE,预期PP库存积累速度将快于PE,对PP价格带来的影响较LLDPE更大,LLDPE与PP价差有望进一步扩大。 不过,新产能推迟投放经常发生,并且已经投产的新装置也会频繁停车检修。一德期货表示,三四季度主要的操作策略仍是在LLDPE与PP价差处于低位时买入,主要风险点在于市场是否对PP新增产能投放压力估计过高。 煤制烯烃项目有望改变石油消费结构。光大期货分析称,未来几年石脑油仍是生产乙烯的最主要原料,而煤制烯烃以及丙烷脱氢制造丙烯在丙烯生产中的比重将增长8%10%,由于PE消费具有显著的季节性特征和下半年的提振需求,且经历了连续的去库存过程,而PP上市时间短,产业链中下游环节仍处于去库存化时期,相比之下更看好PE. 低库存格局将延续,正向套利仍奏效 不同于以上期货公司从成本端出发的分析逻辑,方正中期期货认为,聚烯烃和原油走势相关性较低,不属于成本推动型,起决定性作用的是石化库存。 2013年以来,LLDPE现货库存水平回落至20072008年的水平,行业库存消费比已处于近几年来的低点,LLDPE价格易涨难跌,整体呈现牛市格局。煤制烯烃项目投产进度将成为影响市场的重要因素。 针对现货低库存的大背景,招商期货与方正中期期货立场一致:下半年的宽松预期对LLDPE、PP的库存累积影响有限,投资者买近抛远的正向套利逻辑依然奏效。由于PP未经历20112012年的被动去库存阶段,库存水平走势平稳,与PE现货低库存格局形成对比。在煤制烯烃项目作用下,PE与 PP价差有望进一步扩大,但幅度不会很大。

“从2011年开始,塑料的需求一直保持比较稳定的增长,增速每年基本都在10%以上,从这个角度来看,宏观经济对塑料市场的影响似乎不是很明显,”厦门象屿股份有限公司产业研究部经理陆长林日前在期货日报主办、大商所支持的“2015年专业投资者年会”上表示,但从今年的情况来看,国内宏观经济增速长期下滑的影响终于传导到塑料终端制品的需求上。

原油价格仍将下跌,油制烯烃成本下滑明显

据统计发现,化工品中,PTA价格较年内高点下跌24%,其他三个品种的跌幅都在30%以上。以两个跌幅较大的品种为例,聚丙烯年内高点为9027元/吨,低点为5361元/吨,累计跌幅达41%,且甲醇由年内高点2654元/吨下跌至1590元/吨,累计跌幅为40.1%。

陆长林说,实际上,受经济低迷影响,从2014年9月份前后开始,塑料的需求就出现了疲软现象。“但之后原油价格快速下跌,新料价格跌到接近回料,对回料的替代力度加大,导致当时市场对塑料需求增速的下滑没有明显感觉。”

油价在3月以来的反弹终止了美国页岩油减产的进程,美原油产量仅在5月出现短暂的回落,目前维持在峰值附近。美国运行钻井数量从低位回升也印证了页岩油供应压力短期难以缓解。

回顾2015年的走势,海蓉投资分析师高建明认为,化工品基本上是在4月底达到年内高点,5月初进入下跌通道。其中,最为壮观的当属“烯烃”兄弟与甲醇,它们的“惨烈”体现在行情的变化上。

“当下,中国经济长期面临企业去杠杆和人口老龄化的问题,在新的经济增长点出现之前,经济增速会持续放缓,未来三到五年塑料制品需求的增速也必定会持续下降。”陆长林说。

6月OPEC原油产量达到3137.8万桶/日,处于近年来的最高位。结合当前OPEC对油价的策略,其后期继续增产以维护市场份额的概率较大。另外,近期伊核谈判协议的达成也对油市产生了额外的利空,伊朗新增100万桶/日的供给量预计会在2016年年初对市场形成冲击。

PP作为LLDPE的孪生兄弟,在供应宽松的压制下,2015年四季度“挤压利润行情”演绎得淋漓尽致。“除去自身供应过剩的原因,还有丙烯单体暴跌至3800元/吨导致成本端塌陷,以及粒料与粉料价差较大,粉料利润好,降价空间大,PP粒料价格无法站稳,下游需求拉涨动力微乎其微。”高建明说。

除了宏观经济的影响,从产业链来看,原油作为塑料生产的基础材料,其价格波动对塑料的影响显而易见。针对原油后期价格走势,陆长林表示,“虽然现在市场对原油价格的预期普遍比较悲观,但我们认为其价格进一步下探的空间有限。”

从美元走势来看,目前美国经济复苏态势良好,失业率及月度新增非农数据均好于上一轮加息周期起点,因此美元走强仍是后期主要趋势,这也对油价形成明显打压。

相较于聚烯烃,甲醇价格下跌明显滞后。可以说,甲醇制烯烃工艺的兴起,把甲醇和烯烃紧密联系在一起。“大部分装置是外购甲醇,一方面增加了甲醇需求,另一方面增加了烯烃供应。甲醇与烯烃有着明显的联带效应,但不管是2014年年底的暴跌,还是2015年7月开始的下挫,甲醇价格下跌都滞后于烯烃。”中原期货分析师才亚丽如是说。

陆长林解释称,一方面美国原油钻井平台数量持续减少,量变最终可能引起质变,影响油价走势;另一方面,OPEC国家明年的原油产量增速有望放缓,原油供应可能会受挫,对油价构成一定的支撑。

油价的下跌拉低了油制烯烃的成本。根据当前油价核算,油制烯烃成本仅为6500元/吨(剔除石脑油及乙烯环节利润,不含税)。在供需宽松的前提下,塑料产业利润受挤压,未来价格仍有下行空间。

谈及2015年化工品的普跌,业内人士认为,这样的走势其实是合乎情理的。“煤炭自2012年开始下跌,跌幅超过60%,原油价格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下跌,跌幅也超过60%。”才亚丽认为,作为源头的煤炭和原油,其价格下跌直接压缩了下游化工品的成本,下游产品跟跌理所当然。不过,在价格下跌的过程中,每种化工品的具体表现不同。

“跌到一定的价位,利空会逐渐出尽,从边际效应来看,后期原油对化工品价格利多会比利空作用强。”陆长林补充道。

装置检修频率将放缓,塑料供给转向宽松

PTA经过2011—2014年连续三年的下跌,生产环节的利润被挤压完毕,2015年跌无可跌,价格围绕成本上下波动。而烯烃的下跌则是2014年下半年原油市场重挫后留下了巨大的利润空间所致。

从PE、PP的基本面来看,陆长林预计,PE未来3年将是供给快速增加、需求增速放缓的去利润阶段,PP则已经进入过剩阶段,供应的增加必然会不断压低新料价格,并持续挤压回料的市场份额。

据统计,2014年中国PE产能为1472万吨,新产能增速达18.5%;2015年PE新增产能预计为90万吨,产能增速为5.8%,其中有60万吨的产能于四季度投产。尽管从数据看2015年新增供给压力有限,但市场仍需消化2014年投产的大量产能。

据了解,2015年上半年石脑油路线的烯烃平均利润在2500元/吨,2015年下半年的价格下跌只是烯烃在产能扩张时期去除高利润的表现。目前,烯烃生产的平均盈利在1500元/吨。